O计观察:在“超前消费”的战争中,信用卡会败北吗?

时间:2020-07-24 浏览:25次 编辑:火鸟科技

   

说到“中国老太存钱买房,外国老太借钱买房”这个故事,想必大家都或多或少有所耳闻,事实上,尽管在今天看来,经历了海量互联网信息冲刷的我们已经可以无视这种略带鸡汤性质的文章,但它在当时所带来的思想冲击却是颠覆性的。

也正是大量类似于此的文章让我们认识到了“信用卡”这一新鲜词汇,在潜移默化中完成了“从钱货两清,到超前消费”的传统消费观念跨越式革新,也为全民信用时代的到来奠定了基础。

信用卡在中国发展的这几十年

作为将“超前消费”理念带给我们的始作俑者,起源于1915年美国的信用卡在很早之前便已经形成了一整套完善、成熟且盛行的相关金融业务体系,但真正在中国出现却还是近几十年的事情。

1978年,为了解决来中国旅游、商务的境外人士的金融、消费问题,在中国银行高层的首肯下,中行广东分行于同年首先同香港东亚银行签订协议,代理外国信用卡业务,这也是信用卡作为一个新名词,第一次进入极少部分中国人的眼帘。

在经历了几年的实际操作和摸索后,基本掌握了信用卡业务流程的中国银行开始将目光投射到沿海城市出现的大批国内商务人士身上。在正值改革开放浪潮涌起的1985年,中国银行珠海分行发行了中国的第一张信用卡——“中银卡”,这也正式拉开了“信用卡”在中国地区的成长之路。

不过,由于各种条件的制约,诞生于80年代中期的中国信用卡便没有如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一飞冲天,而是始终处于一种发展相对缓慢、混乱的状态中,直到2002年至2003年期间,以“银联”公司的建立和全国统一的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的建设为标志性事件,此时的中国信用卡才真正进入了爆发式发展的康庄大道——因此,业内也普遍将2003年视为“中国信用卡元年”。

之后,依托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竞争激烈的中国信用卡业务在之后的十年间取得了异常惊艳的成就,据相关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1年间,国有五大行累计发行信用卡已达到15497万张,全国股份制商业银行也超过了近8500多万张,此时的信用卡已成为国人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部分。

然而,再闪耀的聚光灯下也必然存在着阴影,随着国内移动互联网行业迅速的崛起,中国传统信用卡业务也在如日中天的时刻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信用卡当前所面临的挑战

2013年初夏,“余额宝”腾空出世,这也是已初现狰狞的阿里巴巴继“支付宝”快捷支付方式后,推出的一款兼具余额理财和支付消费功能的互联网产品。

与兼具支付和账户属性的支付宝相比,余额宝的性质更为激进,也对传统信用卡业务有着更为直接的威胁。

可怕的事情远不止于此,以此为信号,紧随“排头兵”余额宝其后,微信推出的“微粒贷”、京东推出的“白条”、阿里巴巴进一步推进的“花呗”“借呗”等等一系列以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层出不穷,这也让2013年被称为“互联网金融元年”的同时,很多业内人士也在这一年看到了信用卡在未来发展中即将遭遇挑战。

在这个过程中,银行体系作为信用卡业务的主体经营机构也并非没有做出相应的应对和对抗——从银行网络申请办卡、网银激活开卡到网上商城消费,从电子账单、网上支付平台缴费还款等业务到主动与第三方机构合作,利用完善的基础设施与营销体系,拥抱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传统信用卡业务展现出全新的活力,据央行统计:至2019年末,国内信用卡持卡人已达到3.5亿人。

但遗憾的是,这并不意味着信用卡业务发展的一帆风顺。随着国内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体系的逐渐完善和成熟,这些产品在飞速吞噬着信用卡之前未曾覆盖到的人群缺口时,两者在客群以及应用场景上的互补局面在近几年内被悄然打破,越来越多的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正以自身独特的魅力和魄力加速入侵传统信用卡业务的势力范围。

这也让一些专业人士开始用“信用卡正在被互联网消费贷产品围猎”的激烈措辞来形容当前传统信用卡业务所遭遇的困局。

信用卡是如何被围剿的?

那么,当前国内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是如何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抛弃信用卡,转而奔向他们的呢?

首先,根植于互联网的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更加痴迷于“大流量”概念,因此它们在操作中更倾向于通过一些相对更加灵活、激进的活动与策略来海量吸收用户,有着更高的展示优先级、促销优惠补贴。

譬如,尽管近些年来信用卡的传统办卡方式已经有了很大的简化,但与全程只需一台智能手机,就能完成全部操作流程的这一类产品相比,依然被甩出了几条街的差距;而由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进一步深入相继开发并推出的免息功能,除了30天的基本免息服务外,在分期付款免息上的贴心让利也在很大程度上秒杀了很多还在为“是否收年费”问题纠结的信用卡产品。

此消彼长之下,秉承着“一切只求着你用”的观念,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用户体量在其不遗余力地操作下愈加庞大之余,也自然而然地完成了对信用卡支付交易份额的蚕食。

其次,尽管原本只是作为淘宝支付媒介的支付宝等工具突破使用场景的桎梏,成功破圈的事实确实让人欢欣鼓舞,这也意味着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已经具备了能够与信用卡全面竞争的底气,但回过头来看,其实电商消费的场景化才是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的天然盟友。

以经过前期一年多时间的试运营后,从529开始正式上线的美团月付为例,尽管这款由美团官方推出的小额信用支付产品仅仅被局限于自身平台业务(包括美团、美团外卖、大众点评等)上,但通过对“吃、住、玩”等消费场景的精准定位,却让它以一个浑然天成的“闭环”锁定了大量活跃在这个平台上的客户群体,客观性地以极大的排他性严格控制了包括信用卡在内的其它支付方式(包括同类产品),目标明确且坚定地不断扭转、改造着消费者的支付习惯。

或许经过数十年的发展和积淀,信用卡的全场景支付模式曾是它迅速扩张的巨大优势,但一来,这一优势正随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工具的崛起而不再独一无二;二来则是,在国内那些互联网大佬的长线布局下,当前国内线上线下消费生态圈被迅速争抢分割,并按照它们的需要被进行重新构造,而这带来的后果必然是缺乏只属于自身消费场景的信用卡,正在一步一步被挤压甚至失去自身的生存空间。

而非常有趣的是,回顾当年银行信用卡与支付宝、微信等支付平台的关系,有专家认为,其实从后者对前者支持,譬如在自己的平台上主动与信用卡对接,支持相应信用卡支付以及还款等手段看来,信用卡还是占据着主动地位的,但随着这些网络支付平台的迅速发展,以支付宝率先对信用卡还款收取手续费的“骚操作”为标志性事件,两者的关系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微妙变化,在引来了很多用户抱怨不断的同时,却也在客观上对人们的支付习惯进行了“改造”和“引导”,让用户在具体的支付过程中,第一次开始思考和衡量刷信用卡和用电商平台自有消费金融产品之间存在的利弊——而结果,在很多时候又是显然易见的。

信用卡会输掉这场战争吗?

当然!我们也不能就这样简单地判定信用卡一定会败于汹涌而至的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之手,毕竟这其中所涉及到的问题其实还是蛮多的。

尽管近几年来,国内一些银行的信用卡新增客户数量呈现出下降趋势,比如2019年,浦发新拓展持卡人降至269万户,而招商银行也已降至648万户,但除了被动遭受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的入侵外,银行依照自身发展节奏主动进行自我调整同样是造成这一现象的重要因素。

关于银行着力控制“信用卡的不良率”以及“巩固原有客户群体”而主动为之的放缓策略,有人认为这会让银行在这场争夺客群的竞争中错失先机,不仅会造成新用户数量持续减少,甚至原本的用户也会加速流失。

不过,从长远看来,这一收缩策略在显得相对有些保守的同时,其实它未尝不是银行在过去数十年间的业务开展过程中,所总结出一项保证自身可持续发展乃至关乎社会、经济稳定的关键性要素——毕竟,无论怎么进行包装,在性质和功能上,当前流行的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与信用卡其实并无实质上的差别——它们的本质就是“提前消费”和“负债消费”。

因此,尽管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的拓张之势让人艳羡,但相应的,其所存在的风险也更加的危险和恐怖。

在去年11月由市场调研平台尼尔森公布的《中国成年人负责状况报告》中,有两项数据尤其让人触目惊心:成年人平均债务收入比达41.75%”近六成上班族拥有实质性高额欠债。我们不能说这些数据全部是电商系消费金融产品带来的,但这其中必定有它们的一份“功劳”,同时也是其在高速发展过程中必须克服与平衡的一项重要考验。

除了自身数十年发展的业务积累,以及拥有着更成熟、完善的抗风险体系优势和策略外,其实我们在上文所提到的银行信用卡业务在紧跟互联网风潮中的积极作为,也是其不会轻易落败的重要一点。

而随着自身支付消费生态圈的建立与补全、对新一代用户支付习惯以及心理的摸索、对尖端互联网技术的进一步结合、以及在信用卡业务中灵活引入全新的支付还款模式,如账务往来的立体式构建,用账款的加速流转来平衡风险等,在未来,银行是否能重新成为信贷消费领域的主导者依然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


(免责声明:本网站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若涉及到版权著作权等问题请及时与火鸟科技取得联系,火鸟科技会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所产生的问题与火鸟科技无关,火鸟科技网站均不承担任何责任。联系方式:0731-88611852。)